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冯凯军(云中一鹤)

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入碧霄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无休止的提问  

2012-06-07 22:51:49|  分类: 百味杂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光的快车,过早地把我拖进了含饴弄孙的生活空间。在这个空间里,我被责任和担待约束着,就像一块在大浪里遭受冲击的石头,日久天长,变得毫无棱角,那份豪放的性情,也不再奔放。

在大人的眼里,孩子就像一株小树苗,我们天天的盼着树苗长大,给它浇水、施肥。小的时候,因为承受不了怀抱的负担,渴盼着小宝宝早日起步,可是,起步之后的跟踪和担心更会让人受不了,前者消耗的是体力,后者熬得可是心血了!孩子学会了走路以后,就想着和他进行交流,想让他尽早地叫一声爷爷。那种牙牙学语,好似天籁之音,这可是每一位父母和长辈耳中最动听的歌啊。孩子长到了三四岁,一旦能够把中国汉字进行简单的组合,并说得像模像样的时候,烦心事又来了,那就是无休止的提问。

有一次我刷牙,孙子跟在我的背后,我刚刚挤出牙膏,那种稚嫩的声音就出来了:“爷爷干什么?”

我说:“刷牙。”

孙子说:“刷牙干什么?”

我说:“讲卫生呀!”

孙子慢吞吞地说:“讲卫生干什么?”

对呀,讲卫生干什么?我怎么能够跟他说这样深奥的答案呢?我觉得好笑,随即又给他解释说:“就是不让牙齿生虫虫,知道吗?”

孙子眨巴眨巴着那双可爱的大眼睛,说:“什么样的虫虫?”

我重复着他的问题,是啊,什么样的虫虫呢?我好像没见过,但我又不能骗他。我一时无语,努力地思考着答案。

这时,孙子似乎等得不耐烦了,轻轻地拍了我一下,说:“爷爷说不上来,我知道是什么虫虫。”

我有些惊讶,说:“你真的知道?”

孙子伸开双手,比划着说:“就是那长长的蛇虫。”

我吓了一跳,心想:牙齿里要是真的生长了蛇虫,那人还活不活了。这里必须解释一下,孙子所说的蛇虫其实就是蚯蚓。

我说:“好像比蛇虫小吧。”

孙子说:“那会是什么样的虫虫呢?”

看来我真的要妥协了。我说:“我没见过呢。”

孙子不依不饶,继续说:“骗人,你见过。快告诉我,那是什么样的虫虫?”

我感觉我真的无法回答,况且即便我回答出来,他肯定还要接着下边的问题,一路问下去。我急着刷牙,便有些不耐烦了,就琢磨着给他一个不负责任的搪塞。说:“问你奶奶去。”

孙子说:“问奶奶干什么?”

我解释说:“奶奶知道呀。”

孙子说:“奶奶怎么知道?”

··· ···

没办法,我只有不理不睬了,自顾地刷我的牙。可是,孙子并没有打消他提问的念头,拍打着我的肩膀继续着他的提问:“爷爷,奶奶怎么知道?”

我赶紧草草地漱了口,改了一个话题,告诉他:“奶奶有糖吃。”

这一招果然灵验,孙子一听说有糖吃,屁颠屁颠的跑走了。这次的提问,总算告一段落。

算起来,类似的提问,我一天要经历数次,每次都有不同的内容,无尽无休,想逃避都没得办法,经常被他追问的哑口无言。我一直在纳闷:面对一个孩童的提问,看似简单的道理,却又显得那么复杂,包容那么多知识呢?大人所学的东西,积累的生活常识,为什么对付不了一个稚童的提问?

也许这是孩子的好奇心在作怪。为了不让孩子失望,我坚持着,每次都是耐心的做着回答。慢慢的,好像习惯了这种有问有答的对话,同时也积累了好多可以圆满回答他问题的知识和经验。我感觉这种对话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种乐趣,在启蒙孩子的同时,也锻炼了自己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